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

流淌在梳子里的爱

2018-12-19 19:11    作者:炼铁厂 陈丽琴

乡下的时光缓慢而悠闲,当初冬的阳光满满地洒在小院,母亲便踱着小步忙碌于小院之中,孩子们骑着车风一样地满院转,开心地笑着、闹着,欢快的声音洒满小院。

幸福像那会变魔术的小雨点,一点一点就浸满了我的心田。我陶醉于这样的幸福时光。但愿清浅的时光里,许生活美好。

“妈,今天阳光好美、好暖!你这是?”看着母亲拿着洗发水端着脸盆子,我不解地问。“看今天天好,洗个头,你顺便给妈染个头发。”母亲放下盆子,递给我那把熟悉的带着香味、带着我儿时记忆的木梳子。时隔多年,那把父亲做的檀香木梳,依旧是母亲的心爱之物,历经岁月浸染带着母亲特别的髪香。我拿起梳子,拨开母亲的发髻,心里却咯噔了一下,无数的白色发根近在我的眼前,每一根茎髪清晰可见。

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母亲的头发,头发掉的稀疏,能直见头皮,散乱地顶在头上,虽然表面的头发已经染成了黑色,可是当我用梳子拨开时,无数的白色发根却让我心疼。记忆中母亲那一头乌黑丰饶的头发,如今却是稀薄花白,只余小小一撮在我手掌心,真是可恨岁月的残酷无情啊!

我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摸住母亲的头,一只手拿着梳子在母亲的头上轻轻的滑动,生怕太用力扯疼了她,也是尽量让头发少脱落。空气在快乐的空间里来回流动,带着一股无法言语的温暖。母亲微咪着双眼,一脸的幸福满足。

阳光下,看着一根根晶莹的白发在风中飘拂,让我想起了年轻时候的母亲。

那时,母亲有一头乌黑漂亮的头发,扎个辫子甩在腰际,左右摇摆,让多少上了年纪的妇人好生羡慕;洗完头发,散落在后背如黑色的瀑布;剪短后,再来个流行烫,惹人注目。梳子受了阻力停下来,将我思绪拉回。原来是几缕细密的头发纠结在一起。我只好一只手按住母亲的头,一只手轻轻地捋顺纠结在一起的头发,用梳子梳几下。缠绕在梳齿上的头发,有白的,半白的,丝丝白发在阳光下像一道道银色的闪电划过我的瞳孔。就在那一刻,我真实地看见了母亲的苍老。

如今母亲的头发,枯涩、稀少、没有光泽,却丝毫没有影响她在我心中的美丽,还和从前一样。尽管皱纹驻在她的前额、她的身躯不再挺拔、她的皮肤不再紧致白皙,但她的笑容没变,依旧那么亲切,声音依然温暖。我仿佛寻找到了流淌在梳子里的儿时母爱 。

那时候,母亲每天总是变着花样给我梳着各种各样的发型,麻花辫、短发、学生头、马尾,蝴蝶结、红色的发夹、彩色的头花装扮了我多彩的童年。想起小时候每一次母亲为我梳头,我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母亲将我抱起,扶住我的头放在水盆里,手指在我的头发上抚摸揉搓,我笑着,扭捏着,溅起的水花,落在母亲身上,落在地上。我坐个小板凳,母亲坐在床沿上,梳子一上一下在我的头上流动,手指间、梳子里流淌着母亲最真切的爱,像一幅幅画面定格在我记忆的深处。

时隔多年,长大的我,面对母亲的苍老,不由自主地想起母亲给予我成长中的许多温暖。一缕缕头发从梳齿间滑落,仿佛一条温暖的小河,流入我们彼此的心田,让我们母女的心贴地更近更温暖了。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龙都国际娱乐 | 公司简介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龙都国际娱乐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