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感悟

我的班长很“烦”

2019-04-02 18:31    来源:    作者:储运中心 周嘉豪

        “为什么还是我去现场……”我面红耳赤扯着脖子维护我那最后的“利益”。“你是新工,先要在各个岗位轮岗,要服从班组调配,这不仅仅是班组人员的合理安排,也是对你的一种历练和挑战。”面对着如同一只在抢夺配偶权炸毛大花公鸡的我,班长依旧平静的疏导和安抚着我,这个时候我真的觉得他好烦。

        公司位于龙门镇下峪口黄河畔,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下峪口独特的气候特色。用当地人的话就是:下峪口一个月如果不刮几天大风我们都不适应。我们采样工每天的岗位是由抽签决定的,在众多岗位中,炎夏和寒冬时节的焦炭现场采样工作是那种“爹不疼妈不爱”的岗位,大家都不愿意去这个地方,一月份的某天,焦炭现场的风让我这辈子都难以忘却。

        鬼哭狼嚎般嘶哑的风,就好像一位垂老迟暮的英雄,要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倾泻出所有的不甘与怒火!这同时也带走了我的体感温度,焦炭现场的采样工作是在标准采集好样品的同时兼顾着焦炭现场的表观质量验收,当时手脚冰凉的我在焦炭现场的大棚外进退两难。

        在凌晨三点的室外,刺骨的寒风反复吹打在我身上,仿佛在磨砺我的身心,又冷又累又困的我,终于坚持到进购计划完成,坐车返回采样站,我终于可以得到一段短暂的休息时光,来补充我失去的热量和水分。

        采样站的三个自动化采样车道排满了车辆,热闹非凡,黑夜和寒风也没能浇灭人们对工作的热情。手工值班室的桌子上放着半碗冷却、坍塌的面条,旁边散放着一些台账记录、报表等。桌子上趴着一位中年男子,那是我的班长,只见他右手正在奋笔疾书,左手拿着对讲机,一脸的疲惫,他杂乱的胡茬油得发亮,脸上左一道右一道,头发上不知道混了多少东西,矿粉,煤渣,或是灰粉?

        本来整夜的奔波加上内心的疲惫,想要抱怨发几句牢骚,但是我也听到对讲机里“吵”了一夜。“老罗,焦炭现场自动取样有问题了……”,“老罗,你给我看一下高镁石灰石的序列号……”,“老罗……”。“焦炭现场问题找到了么,你等会我就下去。”“手工编码,帮罐灰台查一下……”。

        眼前这一幕很触动我,我仿佛依稀可见他一边拿着筷子囫囵吃几口面,一边用对讲机回复几句,然后又有什么关键事情,放下筷子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我发现采样站并不是只有我最辛苦,是我一直没有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那一瞬间我想要努力更快的融入到这个集体里……

        我的班长很“烦”,事无巨细,事必躬亲;我的班长很“烦”,无论你再怎么发牢骚抱怨,他总是笑嘻嘻地开导你;我的班长很“烦”,在他“烦”人的品质下,带领我们取得了全国钢铁行业“青安杯”最佳青年安全监督岗的荣誉和储运中心优秀班组荣誉……

        我的班长—罗永林,真的很“烦”……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龙都国际娱乐 | 公司简介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龙都国际娱乐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